一诺千金——一个未完成的民族承诺
快速搜索 每日签到
[全国] 切换   

一诺千金——一个未完成的民族承诺__好猫数据中心

一诺千金出自于西汉·司马迁《史记·季布栾布列传》:“得黄金百,不如得季布诺。”此成语强调了诚信的重要性,诚信价值远高于金钱,甚至是无价的。除了一诺千金外,还有言而有信、言行一致 一言之信、以诚相见等成语,均是对守承诺、讲信用的诠释。但是,中国人生活的实践与经验却又不时地提醒:对许诺的人,勿轻信。由此,也出现了与重诺守信相对应的成语与俗语,如“言而无信”、“背信弃义”、“自食其言”、“言行不一”、“一人不进庙、二人不窥井”、“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等。可见,中国人这种信人又疑人、防人的心理,乃至近年来频现的实心等社会现象,深深第折射出中国人对民族诚信的犹豫与迷茫。“一诺千金”现今俨然成为一个民族未完成的民族承诺,一个华美的企业口号,一个冠冕堂皇的政治说辞,更成为中国人轻易承诺、不践诺的道德掩护。这不得不令我们质疑并反思中国到底是不是一个真正具有诚信精神的民族,是什么原因导致当代中国诚信形象崩溃。
 
一、中国是一个缺乏良好诚信基因的民族。中国有许多重诚守诺的成语与典故,但中国人的现实信誉表现却往往是言行不一的。古代有周幽王烽火戏诸侯。诸葛亮破坏吴蜀盟约,私取南郡。封建社会的国家“失信”导致上行下效。中国人的社会行为标准不是是非,而是像柏杨在《丑陋的中国人》中指出的那样,“以官的标准为标准”。而按照“破窗理论”,只要有一个人或一件事可以违背这个“契约”,则所有的人或事都可以违背这个契约。在我们生活中,从小学生雇假父母参加家长会,到大学生公开雇人撰写毕业论文,到学者剽窃他人学术成果,这不仅是诚信的缺失、产权保护的缺失,更是教育的缺失。中国人在自我安慰的同时,也在自我伤害。
 
德国著名社会学家、政治经济学家马克斯·韦伯在其《儒教与道德》一书中写道:“中国人在世界上是罕见的不诚实,与同样经历过封建社会的日本相比,日本人在零售交易中讲诚信,中国人在零售交易中也不讲诚信。一个商品的‘定价’,即使对中国自己人而言,也显然是虚假的。中国人彼此之间典型的不信任,为所有的观察家所证实。”美国传教士亚瑟.亨.史密斯在其《中国人的素质》直白不客气地指出中国民族善于撒谎,大都轻诺而不践约,认错的本领和揩油的本领都很大,并且对于孔孟二圣的假装害病大有可议之处。他所举出的种种例证,极值得我们注意。
 
二、中国是一个身份社会,而不是一个契约社会,契约本质在于平等,但封建社会中人与国家不平等。中国本质上是“官本位”,一切当官为准则。中国人不少仇富,而是仇恨自己怎没有富裕与腐败的权利与机会。儒家文化被一种“君君臣臣”的礼教所规范,而非契约。契约关系的本质是权益平等,而君臣父子的传统纲常伦理本身就是反平等的,所以契约社会的平等基础不具备。
 
三、中国是一个人治社会,而不是一个法治社会。国家用“礼”来规范民众,而非平等立约。古代社会用于规范人和国家之间关系的方式是一种自上而下的、纵向的、稳定的“礼”制文化。“礼”实际上就是“臣服与驯服”,“礼仪之邦”翻译过来就是“服从之邦”,是驯服的政治,是由上及下的一个治理过程。很明显,这样一种行为规范和道德规范,与西方社会中的平等观念有天壤之别。契约文明的根基在于平等,一个等级森严的社会是不可能产生契约文明的。
 
人治导致随机性,随机性导致机会主义泛滥。田忌赛马是破坏契约和规则的典型。田忌(孙膑)的胜利是以葬送诚信、守则、公平等基本信条为代价的,其行为应该说是极恶劣的。这从一个角度说明古代官场普遍缺乏规则和契约意识以及对作假行为的认同,正如严复所说:“华风之弊,八字尽之。始于作伪,终于无耻。”
 
四、中国是一个关系社会。关系二字不可翻译成Relation,应该翻译为Connection。英文Connection是联结、衔接、接驳的意思,这恰是关系在江湖语境中的准确含义——一个人联结到另一人,就像互联网网页的“链接”。 中国式人情的另一个特点便是,它具有强烈的依赖性,用得越多,依赖越重,直到你彻底养成“有事找熟人”的习惯。
 
五、中国是一个面子社会,而不是契约社会。“面子”是中国人心理最基本的组成部分,阻碍中国人接受真理并尝试富有意义的生活。然而当利益出现的时候,中国人能连自尊都不要;因为利益是他们的首选。中国是一个熟人社会,缺乏诚信文化。没有独立人格。“从身份到契约”的历史意义:从自然经济到市场经济,从团体(家庭)本位到个人本位,从“人治”到“法治”。
 
六、中国是一个世俗社会,而不是一个契约的社会。中国几千年小农经济缺乏交换,缺乏交换就绝乏契约,只有交换才会有契约。契约精神应产生于商品交易发达的社会,比如古希腊那样海上贸易成熟的国家。
 
在中国人的相互交往中,利益是天平;在没有利益的潜意识里,中国人视他们的生活目的就是抬高自己从而获得别人的认知。马克思说:资本有了百分之二十的利润便活跃起来,有了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就会铤而走险,有了百分之百的利润就敢践踏法律,有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就敢冒绞首的危险。
 
中国人是轻易承诺,不能践诺的民族。中国人搞的是《论语》之类的;西方是《旧约》、《新约》;是世人与上帝签的盟约。中国人签的任何约定都是草稿。
 
六是中国是一个缺乏产权保护的民族,所以,中国人也是缺乏践诺的民族。英国著名法律史学家梅因说过:“迄今为止,所有社会进步的运动,都是一个从身份到契约的运动”。西方文明的历史可以说是一部契约历史。而创造辉煌政治或商业文明的国家,无一不是契约精神的楷模。事实上,中国历史传统中并不乏契约因素,但离契约文明还很远。
 
 


好猫网
微信服务号
好猫网
手机客户端APP
提示:本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版,请及时联系,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
 
  浏览次数:921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数据中心
点击排行